那一年我20岁,看着父亲被癌症吞噬却无能为力

发布:2017-09-22点击: 字体:[]

我的父亲在我的生活中一直都是一个坚强、能干的形象,现在想起他,我内心还是有一丝苦涩。

他第一次被查出癌症是在2008年,我上小学三年级,那时候父亲跑销售,每天吃饭睡觉没规律,抽烟喝酒应酬,糟蹋坏了自己的身体。不幸中的万幸,结肠癌,这可能算是癌症里治愈率很高的一种了,只要将有病灶的那段肠子截去慢慢恢复就好。

手术后我父亲也确实恢复的很好,烟酒都戒了,定期去做检查,慢慢跟常人无异。之前的工作也辞掉了,考了会计证,去一个酒店里当会计。在这之间的六七年里病都没有复发。但这个工作又害了他,整天生活在烟酒的环境中,后来他也开始忘本,又开始沾上了烟酒,虽然很有节制,但是他的身体早已经受不住。后来结肠癌复发,由肠道里的一块小息肉开始,扩散到肝脏,被发现的时候,肝脏中间很大一部分已经病变,赶紧做了手术,切除右半页肝脏和胆囊,但已经晚了,癌细胞已经扩散的到处都是,手术无法解决。化疗,放疗,介入,烤电,吃靶向药,真的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,更无奈的是药物的副作用。

靶向药对我爸的病很管用,但是副作用特别大,高血压,身上还起红色的小疹子,很痒,脱皮。每天看到他在身上抓个不停,一层层皮肤退下来,里面的嫩肉一碰就疼,特别难受。他真的是在苦苦撑着,一般靶向药吃够一两个月就会有抗药性,就要换药,但我爸那个药一直吃了一年半,一直管用,副作用却越来越大,后来的高血压,他每天头疼,精神萎靡,靶向药配着降压药一起吃,后来更是靠止痛药度日,他一直撑到我高考结束。考完试第二天我就去到医院照顾他,那时候真的不懂事,虽然照顾着他,心里还是很多抱怨,别人高考完都放开了玩,我却要待在医院里陪他,后来呆了十多天,感觉恢复的不错,出院回家了。那个时候其实大家都已经知道他的病治不好了,只是尽量控制病情,每天烤电也只是给他一个心里安慰,住在医院里,医生也是在安慰他,糊弄他,他身体不适问医生原因,医生只说是药物的副作用。暑假结束,我进了一所还不错的大学,离家也近,还是自己喜欢的专业。我满心欢喜的踏上自己的征程,却不知支撑父亲活下去的最后信念正在慢慢消失,儿子考上大学了,学费还交得起,他心里也没什么好担心了,这世界也没有什么好牵挂了。

开学十五天军训,我每天晚上都会给爸妈打电话或者视频通话,那时候他看起来跟我走的时候差不多,精神也还不错,他还跟热情的跟我的舍友打招呼,请他来家里玩。之后的周末,我忙于社团的活动和宿舍聚餐,每天打电话的时候都在十点多,也没有视频通话,每次打电话我妈都说她在睡觉了,让我早睡,说不了两句就草草挂了,我也没有多疑。直到一个看似平静的周日,我妈突然打电话来说:你尽快买票回来吧,你爸不行了。我心里只觉得不可思议,我买了中午两点的票,七点半到的医院,一进门我就被我爸的样子吓到了,整个脸瘦的脱型,张着嘴大口的喘气,眼睛瞪得吓人,眼珠直往上翻,跟之前视频聊天的时候差别太大了,我上前去叫他,他神志不清,已经认不出我,说不出话来,眼睛根本不能聚光,只是本能的叫着,是疼的,特别痛苦。

我妈跟我说我爸才住院三天,住院前他已经疼了好几天,说去医院,他死活不肯,他说他怕这次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。第一天住院拍了CT医生说消化道堵了,通了也不能吃喝,插了导尿管,医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第二天突然就泄了一床,他说他突然想拉,就没去控制,结果之后又拉了两次,后两次时候他还清楚的知道别把床单弄脏,我妈以为好转了,直到晚上他疼的受不了,止痛药也不起作用,他不停的喊,让医生给他打吗啡,医生说那药最多也就管用一个小时,最后还是打了。那天晚上他说话就开始不对劲,神智恍惚错乱,一直到第二天,也就是我到的那天。早上医生问他你在哪,他说在家,问他有几个孩子,他说三个,其实只有我一个。那天中午姨夫去看他的时候他还能说出姨夫的名字,而晚上我到的时候,他根本不能说话,瞪着眼,疼的哎呦哎的喊,变化的真的特别快,晚上我守在那里,他慢慢平静了,姨夫说这样子大概还得一两天,那时候晚上两点多,父亲出了一身汗,衣服都浸透了,四肢冰凉。

四点半他走了,可能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吧,一生受够了病痛的折磨,愿天堂没有痛苦我回来喊他的时候,有那么一秒,我感觉他的眼睛是有焦距的,真的,不是幻觉,虽然他说不出话,但是他看到我了吧,真的,希望他看到我在他身边陪他走过最后的路。
TAG:
CopyRight © 2004-2017 濠河网 实时热点时事新闻 All Rights Reserved
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如果因为版权或者别的原因需要删除,请联系管理员